校长邮箱

公众号

那年花开

2018-05-07 10:49:05  浏览:298  来源:重庆市第五十七中学校  作者:疏影

《重庆作家》2018年5月7日消息:

近日,重庆女作家疏影描写中学校园生活的散文《那年花开状元府》,由重庆市57中学校改编成同名音乐情景剧。

4月28日,音乐情景剧《那年花开状元府》在重庆市57中学校第27届“育馨”科技艺术节暨校友日嘉年华活动舞台亮相,引起师生和校友们的热烈反响。




那年花开

疏影


坐在台下,看到舞台上40年前的“我”抹着眼泪,我的泪水也跟珍珠一样滚落下来。邻座嘉宾问怎么了?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小时候生过一场祸及生命的重病,辗转病榻数月。记得一个初春的下午,班主任马老师组织同学们捐了糖、水果和饼干,选了五个学生代表来医院探望我。那些用旧报纸包着的糖、水果和饼干都透着陈旧的颜色,糖纸已经捏得皱巴巴了,几片包得严严实实的饼干,一小堆桃和青涩的李子,已经放蔫了。当老师和同学把这些递到我手上时,我的泪水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。在那个贫瘠的年代,这些都是老师和同学舍不得吃攒下来的零食啊。马老师轻轻抚着我的头发说:“不哭,咱们不哭。好好养病,早点回到课堂来,努力读书!”又朝着同学们说:“对不对啊,重庆有座状元府,咱们以后还要考状元呢是不是?”

舞台上正演到这一幕。那一年,父母亲人,老师和母校紧紧拉着我的手,不离不弃。虽然那时候很小,很多事情似懂非懂。但是,在此后的成长中,老师就像埋在心底的一根标杆,时时处处丈量着自己的举止言行。懵懂的童年,老师犹如一盏明灯,照亮着我前行的路,也矫正着自己成长中歪歪扭扭的脚步。

鲁迅先生说:教育植根于爱。这应该就是最好的诠释了。

我的散文《那年花开状元府》在《重庆晚报》和我的作品集《空山竹语》发表后,母校的校领导读到了,老师和同学们读到了,姐姐所在52中校友群读到了。当我得知母校将这篇散文改编为音乐情景剧,当我收到邀请函,心怦怦直跳。姐姐说同学们都不知道原来自己是状元府培养出来的学生,倍感自豪,大家都相约着重回学校,重温那年花开的季节。

彩排那天下午阳光灿烂,我站在台下,指导排练的沈老师介绍的话音还没落,同学们就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沈老师笑盈盈地问:“台上有20多个同学,猜一猜,谁是你?”我一眼就认出"我"来,那个纤弱文静的“我”。

4月28日,重庆57中学第27届“育馨”科技艺术节暨校友日嘉年华开幕。离别四十年,以赤子之心,以文学的名义,我又回到母校,心情激荡。当40年前的"我"来到我面前,我们牵手走向舞台的那一刻,恍若穿越在时间隧道,正走向那一年。

站在母校的舞台上,在接受周校长颁发荣誉证书时,透过泪光,我看到了那年花开——教室里简陋的桌椅板凳,老师和同学的情深意长;休学时父亲费尽心思托人买的那套绿色封面的数理化自学教材;看到坐在后窗用功读书的那个生病的小女孩,还有窗外的山峦,漫山遍野的夹竹桃;那条通往上学的路,路边开着的那些黄色小花;父母的爱,老师和母校的温暖,那些不朽的岁月,像花瓣,缠缠绵绵在心底温馨绽放……

沈老师告诉我,排练的时候同学们不能理解为什么糖纸皱巴巴了,水果也放蔫了?下午,站在学校举办的“那年花开——疏影文学讲座”讲台上,面对着你们稚嫩的脸庞,清澈纯真的眼睛,我仿佛也坐在你们中间。我的童年,学生时代,那个你们无法理解的贫瘠年代,那条通往学校通往文学的路,有寒雨,也有泥泞,但是总有阳光洒下来,有鸟儿展翅飞翔……我看到了你们眼里噙着的泪水。你们知道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?你们疑惑地摇着头,其实,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到教室,坐在你们的位子上,重新回炉,打造一个全新的我,优秀的我。那年花开,馨香馥郁。

教育是什么?

德国哲学家雅斯﹒贝尔斯说:“真正的教育是用一棵树去摇动另一棵树,用一朵云去推动另一朵云,用一个灵魂去唤醒另一个灵魂。”

母校是一盏灯,老师是一盏灯,文学是一盏灯,这些灯光都在燃烧自己,把温暖和光明给了我们,让我们的岁月从此不虚度。我曾经是被推动的那朵云,如今,我要努力成为这朵云,用爱来爱,用温暖传递温暖,用知识感染知识,用绵薄的力量来推动母校小学弟小学妹这片片云彩,感恩,传承,生生不息。

一篇散文,一张报纸,一本书,一幕情景剧,一场魂牵梦萦的归来,一座城市,这样的链接是不是凡心所向、素履所往最好的诠释?

那年花开,诧紫嫣红。那是一朵心花,怒放着,永远不败。


作者简介:疏影,本名聂英,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,渝中区作家协会理事,重庆散文学会会员,重庆通俗文艺研究会常务理事,发表小说、散文、报告文学、评论作品散见报刊杂志及文学网络微信平台,出版的小说散文集《空山竹语》,为重庆市渝中区宣传文化专项资金推出的重点作品,受到评论界关注。